于芬平常心看个人恩怨 解密中国选手运动寿命短_体育频道_凤凰网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汽车 >
于芬平常心看个人恩怨 解密中国选手运动寿命短_体育频道_凤凰网
* 来源 :http://www.trailerqueens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12-28 06:55

一则于芬谢绝国外执教的消息日前正受到外界的关注,联想到去年奥运会期间她报国无门,以及由此催生的她与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的恩怨瓜葛,这位中国跳水界个性十足,却无法发挥最大价值的金牌教练,是不是真的有了加盟海外兵团的动向。就这个问题,记者日前采访了于芬。

我现在是清华大学的教授

记者:于指导,前一阵子有报道说您谢绝了国外执教邀请,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不会成为海外兵团的一员?

于芬:我不知道外面是怎么说的。关于这个问题,我的本意是这样的。我现在是清华大学跳水队的教练,也是清华大学的一名教授。我可能会出国从事有关跳水运动的业务、科研甚至学术方面的交流,比如,授课、培训等。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,我觉得这些活动都很正常,以前有,现在有,今后也会有。所以,我很感谢外界对我的关心和关注。但不要把我今后的动向狭隘地理解为去国外执教,加盟海外兵团等。我现在是清华大学的教授,我目前主要精力还在这里。

中国梦之队地位已受到挑战

记者:中国跳水队素有梦之队的称号,但这些年梦之队的地位似乎受到了挑战。你对最近跳水世界杯常州站中国队的表现怎么看?我感觉我们的金牌拿了不少,但难度和稳定性上的优势不那么明显了。

于芬:中国跳水在近几届奥运会的表现,难度和稳定性的优势的确不如以前了。今年以来,我还观察了其他的世界性赛事,我觉得我们选手在创新上不够,很多选手还是过去那些老动作。而国外一些选手,要么在一些动作难度上超过了我们,比如翻腾动作,要么在稳定性上取得了很大的进步。我还注意到,最近一些赛事上,国外派来了一些二流选手,但他们的竞争力已经不容小视。总之,我认为2012年奥运会的跳水比赛将在难、稳、美三个环节上展开较量,中国跳水应在这些环节上下功夫。

我正忙着体教结合的课题

记者:最近看你的博客,你对体教结合比较关注。这是否意味着你今后不再去考虑重返国家队执教。

于芬:在专业队,要求出成绩,竞技体育毕竟要靠成绩说话,我觉得大学在这方面具备一定的优势。通过体教结合,可以让我们更好地把握跳水这项运动发展演进的规律性。一个优秀运动员的运动寿命是短暂的,但跳水运动需要不断的发展,我们要把握规律和本质。这就是我目前努力的方向。不管我今后到底有没有重返国家队的可能,我也一样在为中国跳水工作,只是分工不同。

记者:体教结合还有一个功能就是为专业队输送人才。你已经作为先行者进行成功的尝试,很多世界冠军都是出自清华大学,出自你的门下。

于芬:我在清华读的博士是教育学。通过我这几年的学习和实践,我认为体育是教育的一个分支。我希望我培养的选手不仅能拿到世界冠军,为国争光,还要在各个方面充实自己。

中国选手运动寿命为何不长

记者:我发现,我们的一些选手到了二十五六岁麻烦就来了,注意力很难集中在跳水上,他们的跳水生涯到了面临选择的时刻。是不是我们的后备人才太充足了,造成我们跳水选手更新率太快?

于芬:还是从教育的角度说吧。其实,国外选手的素质不见得就比我们的高,但的确存在有的国外选手可以长时间地保持很高的竞技状态。我认为主要是内在驱动力所致。选手到了一定年龄,能力水平提高的空间已经很小了,若要继续干下去,不是外部的刺激,而是来自内在驱动。比如把竞技当作享受的过程,把超越自己当作竞赛的目标。

用平常心看待恩怨,看待一切

记者:今年以来,你的心态明显发生了转变,你是不是也超脱了过去的恩怨,比如与周继红的纠葛?

于芬:人不能总是生活在过去。每一个阶段都有你需要做的事。我现在真的不想再讲周继红了。我们之间曾经的问题不是简单的个人恩怨,外界也不要把我们两人对立起来。我和周继红都是有能力的人,在中国体育的“后奥运时代”,我想,大家都该把目光放长远一点,都各尽所能地为中国跳水扎扎实实做点事。要保持一颗平常心,才能实实在在地做事。本报记者梁军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凤凰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下一篇:没有了